所在位置: 首页 > 廉洁教育 > 清风文苑

老爸的村官岁月

来源:武金凤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/11/5 8:37:53

 老爸的人生履历里有几年从政的历史:一村之长。村官虽小,却也是考验人品的镜子。正是那些年的仕途生涯,他的品格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

     那些年,老爸的心里只有村里的事儿,村民的事儿。记得村里安自来水,正赶上秋收季节。天还没亮,老爸就起来割玉米秆,放倒了一块地的玉米,天也亮了。老妈带着十一二岁的我,八九岁的弟弟奋战在玉米地里,而老爸赶回村里张罗着自来水工程。晚上,我们都收工了,他还在忙。有时候,老妈有怨言,老爸就会笑笑,说:公家的事儿比咱自己的事儿重要。

    那年,村里遭了水灾。整个小村都受了灾。我家沿河居住,损失自然很严重:大水冲走了还没成熟的庄稼,冲走了码得整整齐齐的柴草垛,甚至冲走了鸡鸭鹅和猪圈里的小猪,菜园子的木篱笆一排排地顺着大水漂走了。后来,政府运来了救灾物资,有衣服有鞋子,满满地装在编织袋子里。那时候没有村部,就存放在我家。老爸带着村里几个有威望的人一起统计受灾户数,分发物资。我和弟弟跑前跑后帮着分东西,我清楚地记得老爸当时就像忘记了我们家的情况一样,东边的邻居和西面的街坊都得到了救助,满心欢喜地领回了衣服和鞋子,而我们眼巴巴地看着几袋子的东西渐渐没了,也没轮到我们的份儿。村里的那几个人看不过眼,几次三番、三番几次地提醒老爸,应该到我们家了,他的脑袋摇得就像拨浪鼓:俺家没事儿,不用管。

    过后,我们很不乐意,他说,他们那些家劳动力少,比咱们更需要。咱都能干,靠自己多好。自己挣来的心里舒坦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老爸的这种思想依然时时影响着我:靠自己的双手能解决的,不要指望别人,更不要因为自己手中有了权力就有了贪念,因为那权力是为村里人做事儿用的,和自己没关系。

    老爸排行老幺,几个姑姑嫁的都是村里的大姓人家。老爸的外甥外甥女特别多。老爸刚当村长那会儿,我的这些表哥表姐就会找上门来,仗着这层亲戚关系,央求着自家老舅在各个方面给予照顾和特权,老爸的脸一拉,直接把人撵出门去,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。几次之后,再也没人上门求他了,老爸便落下一个“黑脸老舅”的名号。直到现在,已经当了爷爷奶奶的哥哥姐姐们还会时不时地搬出这件事儿来,但是,言语之间全是对老爸由衷的敬佩和赞美。

    随着社会的发展,对村官的文化水平要求越来越高,只有小学文化的老爸自然就被淘汰了。但是,老爸在村里有着极高的威望。直到现在,他依然是村委议事会的成员、村委会纪律监察委员会成员。村民们朴实的心里认准了一个理儿:老武头当村长就是个黑脸包公,让他监督新一代的村官,大家放心。他对耍手腕和谋私利的事情从来就是恨之入骨的,哪个人动了歪心思,做了损害老百姓的事儿,他会第一个站出来抨击和揭露,为此,老爸没少得罪人。

记得有一年,家里承包了一片地,种了一地的大白菜,因为老爸老妈伺候得好,满地的白菜就像穿着绿衣白裙的胖娃娃,格外招人稀罕。可是,在一个入秋的后半夜,被人连偷带祸害,几乎一棵没剩。老妈伤心得不得了。后来破了案才知道作案者就是前段日子被老爸揭露那户人家,撺掇了几个小伙子勾结起来打击报复。包赔了一些损失,他们也受到了应有的惩处。

经过了这件事儿后,老妈常常劝老爸不要做出头的椽子,老爸说:我还就不信,这世界还没王法了!老爸一直相信:邪不压正,阴暗心机玩弄得再好,也终会被阳光粉碎。

那段村官岁月不仅为老爸赢得了一生的好口碑,还给予了我和弟弟最好的教育:我们都秉承了老爸的正直和磊落,工作是我们的信仰,倾尽全力,无比忠诚;职业操守是我们的人生底线,眼睛里揉不得半粒沙子,近乎循规蹈矩般地坚守,不越雷池一步。这样的我们才有安全感。

如今老爸已年近70,依然铁骨铮铮。不同的是,老人家脸上常挂着自豪的笑容,那是一种幸福和骄傲调和的味道,因为他一路走来无愧无憾,这是他最大的自豪;因为他的一双儿女都是各自行业里的一股清风,这是他永远的骄傲。

(磐石市教育局   武金凤)